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众所周知,奥斯卡奖的得名来自一位员工在看到奖杯后的一句惊叹:“这小金人,真像我的叔叔奥斯卡!”

而香港电影金像奖呢?奖座是一位以胶片裹身的性感女神托举着星球,这形象如今已经为广大影迷熟知。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其实,这位金像女神的原型在现实中也非常有名,她就是1979年的香港小姐郑文雅。

从小金人到双头怪再到女神

金像奖始创于1982年,早期的奖杯并没有固定的设计,前三届的奖杯各不相同,首届是个小金人,第二届变成了举着星球的小金人,第三届则是一个蓝色水晶方块。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早期的金像奖杯

从第四届开始,金像奖奖杯的造型固定了下来——一个奔跑的肌肉男,为了表现动态,还给他做了两个脑袋,于是香港影人便称之为“双头怪”,一直沿用到了第九届金像奖。但是,不少人一直觉得这个奖杯造型太怪异。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郑文雅

1990年,金像奖组织者听从了影人意见,向全港征集金像奖奖杯的重新设计,方案最终选择了设计师梁铨的作品,而这个作品则临摹自1979年香港小姐郑文雅的一张性感写真。

香港半裸写真第一人

郑文雅生于1960年,19岁即当选香港小姐,还同时拿下“最上镜小姐”称号,要知道,这一届的第四名可是后来号称“纯正港女中美艳第一名”的钟楚红。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1979年港姐冠军郑文雅

而和大多数港姐窈窕柔弱不同的是,郑文雅虽然五官漂亮,却身材高挑匀称,尤其腿部比例很好,运动能力突出——她读中学时曾保持过三年的香港女子跳高纪录。

当选港姐后,郑文雅进入娱乐圈,却拒绝了港姐主办方TVB,签约了对家丽的电视(亚视前身),她也拍过不少电影和电视剧,其中最有名的一部应该是1985年的《何必有我》。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何必有我》剧照

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华语电影里的《雨人》,自编自导自演的郑则仕因为演活了片中的弱智人士“肥猫”一战成名,拿下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和评审团特别奖,风光一时无两。

郑文雅在片中饰演女主角,一位帮助“肥猫”的社工koko。而在《何必有我》里演郑文雅男友的另一位社工,是周润发。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何必有我》剧照

《何必有我》有一幕,是郑文雅隔着浴帘在洗澡的香艳镜头,竟然也和金像奖杯形象有几分类似。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何必有我》镜头与金像奖奖杯比较

拍了10多年片,郑文雅并未大红,也经常是花瓶角色居多,算不得大红大紫。

不过,她却是香港有史以来第一个拍全裸写真的艺人,那时才1986年。

也许是因为经常运动、身材劲爆、体态优雅,郑文雅被中文版《花花公子》看中,成为创刊号封面女郎,同时出版半裸的《郑文雅写真集》。这其中,就有几年后被梁铨设计师用来临摹的一张上半身真空的照片。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郑文雅性感

《郑文雅写真集》销售当天,就卖了超过5万份,相当于很多歌手求之不得的白金销量了。这可让港岛炸了锅,不少舆论批评她伤风败俗。

郑文雅很淡然:“我对舆论不会太在意,写真嘛,留下个美好回忆而已。”

不过虽然作风大胆,郑文雅却有自己的底线。1988年参演《花心萝卜》时,片方为了炒作,将郑文雅上厕所的剧照印到影片海报上进行宣传,令她勃然大怒,并萌生退意。

嫁入豪门,恩爱一生

1991年,郑文雅正式告别影坛,嫁人去了。

她的丈夫是知名富商虞哲辉,虞家祖籍上海,是香港做进出口贸易的巨头,身家过百亿,虞哲辉姐姐康虞茱迪则是Kenzo等品牌在香港的总代理。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郑文雅与虞哲辉

两人至今仍然很恩爱。郑文雅在结婚前便与虞哲辉约定,不生孩子,不进厨房,所以两人至今没孩子,家里要么帮佣做菜,要么虞哲辉偶尔下厨。这真的是真爱了。

郑文雅有句名言,听上去充满了生活智慧:“女人,在出面几叻都好(在外面多厉害都可以),始终都要有个家,有个永远等自己返屋企(回家)的男人。”这句话,也被TVB和亚视的剧集一直引用,出现在各种剧集的“港式鸡汤说教”环节里。

不过郑文雅的运动天赋并没有浪费,她开始打高尔夫球,并连续四年成为全港最佳球手,并代表中国香港队参加国际比赛。同时还发挥自己的艺术天赋,这次从被人拍到拍别人——成了一位不错的摄影师,办了很多次个人摄影展。

她是金像奖杯女神原型,一句名言被TVB用了20年,如今身家百亿

郑文雅夫妇

而她的拍摄对象,是传统戏剧。“偶然机会下,重遇多年前已认识的李居明大师,得知由他编撰剧本的《蝶海情僧》,在北京梅兰芳剧场以北京的京剧、上海的越剧及广东的粤剧作文化交流公演,是中国戏曲的大突破,并答应让我随队上京拍摄演出过程及台前幕后的花絮。”

而这一路上,帮她拿着沉重的摄影设备,跑上跑下前后张罗的,是她的老公虞哲辉。而郑文雅出版的摄影集,老公比她还上心。“他没有批评我的摄影技巧,却提醒我要重复校对内容最少5次,最怕有错字贻笑大方。”

相关推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