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老戏骨搭戏真是享受,怪不得这剧一开播就受到疯狂追捧

一天一个热搜的《小欢喜》圆满收官后。

近期热度比较高的新剧有两部,一部是展现中年人焦虑、危机的《遇见幸福》,一部是全明星阵容的年代剧《老酒馆》

《老酒馆》全明星阵容一点没夸张。

不信你看。

从主角到配角,目所能及,都是些群众基础扎实的熟面孔。

其次还有编剧高满堂,观众熟知的《闯关东》、《老农民》、《爹娘满堂》、《家有九凤》等一系列高分电视剧,全都出自这位业界大拿之手。

题材讨喜、编剧流弊、演员让人放心。在这些光环加持下,《老酒馆》一开播就受到观众关注追捧,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目前已播出的剧情来看,这部剧给人的整体观感也不错。

首先来看剧情。

《老酒馆》的故事背景是日本殖民时期的大连。

陈怀海陈宝国)带着兄弟几个闯关东来到大连,打算在龙蛇混杂的好汉街开个酒馆谋生。

却不想刚到租下的酒馆就摊上了大事:房主老潘头莫名其妙死在了屋里。

目瞪口呆的陈怀海一行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路过”的热心观众就闯进来对他们进行了一番言辞恳切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总之就是鼓动陈怀海不要报警。

结果就在当天晚上,“死去”的老潘头不翼而飞。

紧接着,热心观众的敲诈也随着天亮如期而至。

经过一番明来暗往的较量,这起案子的真相很快浮出了水面---

原来,眼光毒辣的老警察程煜)通过第一次和陈怀海的短暂接触,就看出这风尘仆仆的一伙人个个身藏千金。

见财起意的老警察于是精心设下这个“死人局”,目的是逼陈怀海主动交出沙金

没想到他把戏看穿的陈怀海将计就计,让原本想捞一笔的老警察反而吃了个哑巴亏。

俩人的仇也就结下了。

这边刚摆平老警察。

好汉街上人人闻之变色的江洋大盗金小手陈月末)又盯上了陈怀海(还是沙金)。

比起暴躁野蛮的老警察,金小手的段位就要高得多。

像这种一眨眼就让你贴身物件不翼而飞的神操作,分分钟信手拈来。

还有这种,前一秒放完狠话,后一秒就让你吓一跳的打脸现场也时常发生。

一时间,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金小手成了老酒馆的一块心病。

好在经过掌柜陈怀海一系列智勇双全的反侦察之后,江洋大盗金小手也很快现了原形。

听陈怀海说完“破案”经历,从未失过手的金小手对这位前辈大哥佩服得不行,为了表示敬意最后干脆和陈怀海拜了把子。

金小手的扮演者是陈宝国老师的儿子陈月末,这父子俩拜把子的场景也是不太多见了。

短短六集,从老警察设局索贿到陈掌柜摆平金小手,老酒馆在陈怀海八面玲珑的操持打点下,总算慢慢走向了正轨。

在前期剧情中,除了一帮老戏骨出神入化的表演,值得称赞的还有叙事节奏。基本没有常见的注水、闪回、慢动作,都是一个麻烦搞定马上进入下一个,让人看得非常过瘾。

说完剧情,再来看剧中人物。

众所周知,茶馆酒肆向来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

在老酒馆的熟客中,除了老警察(官)、金小手(匪)、以及时不时冒个头的地痞流氓,也有很多不起眼的底层小人物。

比如每天定时来捧场的老二两牛犇)。

老二两很穷,每次来酒馆都是自带小菜,买二两烧酒。完了看到有空位就坐下来,如果客满就独自端着酒碗站在角落,边喝边看窗外的风景。

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穷归穷,老二两却一直很讲规矩。

比如:他每天只有买二两酒的能力,有一次三爷为了照顾他故意多给了一两,结账时老二两就把酒钱偷偷塞在了酒壶底下,绝不占一分钱便宜。

又比如别人往他酒里掺了白水,他品出来了也不说破。

再比如他中风后冒雨赶了十里地专程来酒馆喝二两,嘴上说是被酒虫勾来的,实际上恐怕也是因为想念很久没来的老酒馆(否则就像陈掌柜说的,在哪不能喝二两?)。

不但如此,行动不便的老二两喝完后仍然拒绝了陈怀海为他免单、叫车等一系列好意,而是到点就一瘸一拐的独自消失在了风雨中。

老二两在剧中的戏份不多,却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

这一点主要归功于牛犇老师对这个角色的把握和演绎,尽管台词不多,但老二两的每一个眼神、动作、甚至颤颤巍巍的背影,都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代入感非常强)

其次还有剧中的男二贺义堂冯雷)。

和陈怀海的曲折不易相比,贺义堂一路的经历只能用“”来形容。

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贺义堂,先是在老酒馆对面开了家日料店,后来因经验欠缺惹上官司,导致日料店倒闭。

一计不成,整天梦想着东山再起的贺义堂在旁人撺掇下,又偷出亲爹房契做抵押,开了家满菜馆。

满菜馆生意倒是不错,无奈架不住骗子一再坑再坑,贺义堂最后不但赔光了家产,还气走老婆死了爹。

彻底破产的贺义堂从此开启了流浪模式,帮人写信、和丐帮混起一起、饿到跟狗抢食。

关键时刻,多亏昔日老对手陈怀海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以开酒馆的名义把贺义堂留在了身边。

这样一来,既给足了这个清高还装X的知识分子面子,又终结了他食不果腹的流浪之旅。

但是,倒霉的贺义堂被陈怀海收留之后也并没有就此一帆风顺,此后还是各种状况麻烦不断。

剧中用如此多的笔墨来展现这个倒霉蛋,也不知是不是后续还有什么大用场。

除了剧情、人物,这部剧同样出彩的还有台词

作为一部剧的文化底蕴所在,剧中每个人物的台词好坏,从某种层面来说能决定这部剧好不好看。

这里随便贴几段《老酒馆》中的台词,大家品品---

陈怀海带着一帮兄弟初到好汉街,街坊给他们科普大连街风俗(也算是下马威)。

被陈怀海摆了一道的老警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啥药,让他把底亮亮。

贺义堂日料馆开不下去,陈怀海旁敲侧击敲打提醒他。

寥寥数语,各色人物生动饱满的个性就清楚明确地跃然眼前。

金牌编剧的功力,让人不能不服。

说了这么多,那这部目前在豆瓣还没有评分的年代剧就真的没有一点瑕疵吗?

也不是。

举两处不太合理的例子

一、金小手在剧中的人设本来是来无影去无踪的飞贼(贴身探囊取物都不会被发现那种),然而他后来暴露竟是因头天晚上鞋底沾上了陈怀海洒的白灰并且忘了擦。

一名谨小慎微、号称从未失过手的江湖大盗,却连鞋子上沾了那么明显的白灰都不知道,还要等第二天让别人来发现,可能吗?

二、剧中陈怀海的形象一直是沉稳老练、精于世故——这一点在前期跟老警察以及金小手交手的过程中都有表现。

但是到后续,贺义堂因意外而被卷入一场争家产官司。为救人,陈怀海面对对方三番几次的敲诈勒索,一再隐忍退让委曲求全。

从舍财免灾的角度来说,陈怀海这种行为本来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他的人设一直都是“该给就给,不该给一分不给”的这种啊?而且以陈怀海的精明,他能看不出对方那么明显的敲诈?

类似的例子在一些配角身上同样有,这里就不再剧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去围观。

然后,除了人设有点问题,这部剧的剧情从争家产这一段起开始变得啰嗦拖沓,希望后续能好一些。

总之,《老酒馆》从目前来看,整体剧情节奏都能看下去,但他最终会不会像《老中医》那样高开低走至烂尾,目前对所有观众来说都还是个谜。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延伸阅读: